商州资讯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娱乐

九荒帝魔决 第一百五十章 被打的小弟弟

来源: 作者: 2019-10-11 16:15:28

九荒帝魔决 第一百五十章 被打的小弟弟

“前辈哪里话,举手之劳而已,”叶枫微微一笑,

至于苏心儿,则是不由得抬起头看了看叶枫,这个阴差阳错看光自己身体的人,注定是她苏家的贵人,

叶枫沒有再掺和下去,阴冰已经被彻底镇压苏宇体内,想要契合身体,也只是时间的问題,接下來,就沒他什么事儿了,

“又救人一命,”静小道儿上,叶枫嘴角露出笑容,“佛家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不晓得我能造几级,”

心里想着,叶枫消失在林海之中,

这一日,苏家强者不断进出着地宫之中,一株株天地灵药松了进去,苏宇被冰封多年,此时阴冰被遏制,他体内最缺少的就是精华,

无怪苏家这么激动,只因苏宇的潜力太大,抛却阴冰不说,只是他的天赋,就足以名列大楚天榜,

苏宇需要的就是时间來崛起,用不了多久,他就会再次蒙上天才的光华,力压年轻一代,他若崛起,足以护佑苏家几百年不衰败,

夜晚,小庭院中,

叶枫悠闲的躺在竹椅上,沐浴在星光之下,天辰诀早已自行运转,垂落的月辉星光,纷纷进入他的体内,滋养着他的经脉,

“古辰,”小庭院外传來苏心儿的声音,身着白色衣裙的苏心儿走了进來,月辉星光下,她神华萦绕,皎洁无比,

“这么有闲情逸致,”叶枫睁开双眼,上下打量着苏心儿,她虽然穿着衣服,但好像在叶枫的眼中跟光着身体沒啥区别,

感觉到叶枫目光怪怪的,苏心儿手臂慌忙抱在了胸前,脸颊红扑扑的,“你看什么呢,”

叶枫坏坏一笑,“别捂着了,早就看光了,”

“你...,”苏心儿的小脸儿很快又片片红霞爬上來,

“三天后便是苏林两家大比,”苏心儿干脆背对着叶枫,“在此期间,你有什么要求,尽管提,”

“找俩美女陪哥聊.....喂喂,老子沒说完呢,草,”叶枫一句话沒说完,苏心儿便放下一个储物袋跑出了小园,

“找俩美女聊聊天儿,很过分吗,”叶枫嘀咕了一句,拿起了苏心儿放下的储物袋,

储物袋中无非就是一些灵丹灵石,和一些修炼用的材料,除了这些,还有一部古卷,

“玄术吗,”叶枫探手取出古卷,

古卷萦绕着光华,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大字,“凌霄术,”

叶枫翻阅來看,是一部不错的身法玄术,而且可不是一般的身法玄术可以媲美,可见苏家的诚意,

“无用啊,”叶枫拂袖把古卷放进了魔珠小世界,他有太虚步在身,这些身法玄术根本就不够看的,

回到屋里,叶枫再次拿出地图,地图庞大,铺满了整个房间,他又蹲在上面正在仔细研究去往混元天宗的路线,

“三十多万里,也不是很远,”不久之后,叶枫小声嘀咕了一句,

清晨,小庭院一张座椅,叶枫静静的躺在了上面,手里握着一本古书,

不知什么时候,苏心儿走进了小庭院,看到躺在座椅上睡着了的叶枫,

苏心儿蹑手蹑脚的走了过來,蹲下來小手托着下巴看着叶枫,

叶枫睡得很是安静,气息均匀有力,脸庞虽然还有稚嫩之色却是充满了沧桑,

微风拂过,吹动着叶枫黑发遮盖了他的半边脸庞,苏心儿下意识的抬起小手帮叶枫拨开了黑发,随后轻轻的抚摸着叶枫的脸庞,自己的小脸儿却也在月光下红霞片片,

就在此时,叶枫眼睛突然睁开了,苏心儿惊叫了一声,刚想站起來,他却是快他一步一手抓住了苏心儿用力拉,苏心儿顺势坐在了他的腿上,

“心儿姑娘,你摸过了,换我摸两把怎么样,”叶枫坏坏的看着苏心儿,

“你...你放开我,”苏心儿绯红的直欲滴血,当场被抓住让他羞涩难堪,

苏心儿挣扎,叶枫却死死的抓着,柔软的下身不断摩擦着叶枫的双腿让他浑身**,

正值血气方刚,叶枫很快有了反应,下身一个小帐篷很快撑了起來,他却浑然不知,只感觉浑身燥热无比,一股邪火蹭蹭往上冒,

“你...你放开我,”感觉到下身有硬邦邦的东西顶着,苏心儿有些慌张了,情急之下小手在叶枫的双腿之间狠狠拍了一掌,随后挣脱叶枫的双手逃似的跑出了叶枫的小庭院,

“你他娘...娘的,”小庭院中叶枫双腿夹了起來,双手紧紧捂着自己的下身,脸庞憋得通红,眼中还有泪花浮现出來,

刚才的邪火顿时不在,浑身燥热之感顿时散去,

叶枫老实了,这次彻底老实了,夜深人静的时候,这厮也不跑出去偷东西了,一整日都窝在了小庭院中,

不知是那个丫鬟走漏了风声,说叶枫病了,

很快,苏星河就慌急慌忙的过來了,叶枫对苏家不止一次的恩惠,让他这个做家主的感恩在心,恩公受伤,他自然要过來看看,

这一次不止是苏星河來了,还有苏星云以及苏家的一帮长老也都过來了,

一帮人围着叶枫你一句我一言的叽叽喳喳的,大多都是关心的话语,

不过,这些话语落在叶枫的耳朵里,就异常的滑稽了

,他想象不到若是把昨夜的事情说出來,众人会不会围着他揍一顿,

“各位前辈,我沒事,请回吧,”叶枫连笑都笑得有些纠结了,

众人纷纷离去,随后便是一味味滋养身体的大补灵药送了过來,看到堆了跟小山似的大补药,叶枫有一种怪怪的感觉,

“苏心儿,别让我再见到你,不然非扒光你的衣服,”叶枫暗骂一句,

与此同时,望古城这今日格外的不平静,出现了很多身穿不同门派道袍的年轻弟子,

“苏林两家比试,这倒是可以去凑凑热闹,”

望古城大街上满是穿着各门派道袍的年轻弟子,口中谈论最多的还是两日后的苏林两家比试,

这件事情很早就传出去了,吸引了更多的修士前來,

苏家小庭院,叶枫已经长吁一口浊气站了起來,却依旧沒能突破到真灵境,他需要的是一个契机,

简单的洗漱了一下,叶枫就走出了苏家,望古城大街上格外的热闹,修士俨然成为了大白菜,一眼看去,全他妈是修士,

“老哥,望古城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修士,”叶枫从路边拦住一个大汉,

“这你都不知道,他们都是要去齐鲁之地参加天池盛会的,來望古城也只是借用传送阵而已,“大汉说道,

“天池盛会,”叶枫摸了摸下巴,缓缓迈动步伐,

望古城最大的一座酒楼门口,叶枫停下了身体,默默驻足在那里,仰头静静看着门口挂着的牌匾:东江楼,

“哟,公子,你也是來参加东江宴的吧,”叶枫刚刚走进去,就有一个小厮跑了过來,

“东江宴,”叶枫挠了挠头,一脸疑惑的看着小厮,“什么东江宴,”

小厮笑道,“林家林玉朗公子包下了整座东江楼,今天特意宴请门派年轻才俊,所以命名东江宴,”

“这意思啊,”叶枫一笑,迈步走进了东江楼,

目光扫视了足有三层的东江楼,身穿各个门派道袍的弟子不下几百位,此时正三三两两一桌交谈甚欢各自卖弄风骚呢,

“好算计,”叶枫冷笑,

他自然知道林玉朗的用意,在苏林两家比试的前三天宴请门派弟子,

这用心很明显,可不是为了在苏林比试的时,为他们林家助阵做帮手吗,

叶枫径直上了三楼,找了一个靠窗的地方坐了下來,余光却是不断扫视着东江楼的这些门派弟子,还是有几个修为和实力都不弱的弟子,

“承蒙各位师兄弟赏脸,林玉朗这厢有礼了,”东江楼里走进來一个穿着白色衣衫的青年,

东江楼所有的门派弟子都站了起來,各自儒雅抱拳,一副上位者的派头,“林公子盛情款待,我等荣幸,”

叶枫下意识的偏头看了看走上來的林玉朗,

他光华内敛,目光深邃,黑发飘荡,气质倒是跟苏宇有些相像,不过他的样子显然比苏宇嚣张的多,

跟林玉朗上來的还有两个青年,其中一个自不必说,肯定是岳康这杂碎,这货姿态依旧骄纵,嚣张气焰都要把房顶顶飞出去了,

至于另外两个,那可就大有來头了,其中一个自不必说,肯定是岳康口中的师兄,孔乐,天榜一百六十一,

他身着zǐ衣,气息内敛,神光环绕,颇有天才之姿,

第三个穿白衣的青年,他浑身神芒飞射,一头如瀑黑发无风自动,头顶悬浮着似隐若现的神华,看不清是什么,

这人叫端木,天榜九十一,是林家之前请來助阵的弟子,

“三位师兄,这边请,”林玉朗神色恭敬,四人一同坐在了一张白玉桌前,

“是你,”岳康刚刚坐下,便又猛地站起身來,浑身神华迸发,充满了阴狠气息,目光阴冷的看着窗边悠闲喝酒的叶枫,

叶枫依旧悠闲,对于岳康的大喝,丝毫不理会,

岳康大步跨越而來,眉心处神芒崩射,颇有在这里了结叶枫的架势,

“小子,死吧,”岳康暴喝,眉心处的一道神芒已然射了出來,直逼叶枫天灵盖而去,

叶枫冷哼,眼中寒芒乍现,挥动衣袖把那道神芒收进了袖中,随后大甩衣袍,神芒又直奔岳康而去,

抚顺治疗不孕不育费用
茂名治疗宫颈炎费用
邢台整形美容医院
抚顺治疗不孕不育医院
茂名治疗宫颈炎医院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