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州资讯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游戏

异界女修之男主来袭 第四十七章 冷笑话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7 22:06:28

异界女修之男主来袭 第四十七章 冷笑话

章节名:第四十七章冷笑话

姬晓尧自昨晚惊醒后,就睡得不太安稳,第二天早上一大早就等在院子里了。欧阳玉泽去到院子后,便看到她不时地打个呵欠,还用手背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脑袋耷拉着,毫无精神。他深的眸子微微地闪了一下,并没有出声。

“欧阳师叔,早上好!师叔看着比昨天更帅了!呵呵!”姬晓尧谄媚地打了个招呼,的确,欧阳玉泽清俊谪仙的脸庞在清晨的阳光下,带着一丝暖意,更加的迷人。回话后她才发现自己正歪斜着身子打着呵欠

,可谓毫无形象,她赶紧把小腰板挺直,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。

“恩!出发吧!”他看了她一眼,眸子轻闪,清润出声,没有再说其他。一挥手,剑出鞘,浮在半空骤然变大,剑身周围五彩光华浮动。

他脚尖一点,便已到了飞剑上,一身白衣如雪,俊逸而不文弱,高傲而不失风度。姬晓尧看着那把光华浮动的飞剑,心里是口水直流,好帅气好俊的一把剑啊,她也好想有一把飞剑啊!

欧阳玉泽发现姬晓尧没有上来,回头看着姬晓尧正眼光灼灼地盯着他的御龙剑。他黑着脸,抿了抿薄唇,扫了姬晓尧一眼,淡淡的眼神透着剑一般的锐利。姬晓尧一个激灵,回过神来,赶紧脚尖轻点飞到欧阳玉泽身后。

说真的,自钟莫愁带她来了一回高空极速飞行后,她对御剑飞行总有点害怕。哪怕她学习了轻身法诀后,还是有点发秫。她紧挨着欧阳玉泽后,才有点安全感。

她想了想,还是慢慢伸出了爪子轻轻地抓住了欧阳玉泽的衣角,试探了一下。面对他回首扫过来的冷冽眼神,姬晓尧无辜地眨了眨大眼睛,继而讪讪地笑了笑。

欧阳玉泽面无表情地转了过去,不知道出于何种情绪,还出声道了句:“出发了!”

姬晓尧发现欧阳师叔并没有责怪后,赶紧紧攥着,她的小手心都冒出了汗水,脸上都能看出忐忑不安来,明显很是紧张。一会后才发现,并没有感觉到急速的风吹过,她心一松,想到欧阳师叔应该是施了个防护罩。

姬晓尧这会才有勇气和精力从空中往下看,原来太初这么广阔无垠、一望无际,这么精美华丽,她不由得对门派产生了些自豪与荣誉感。其实,她练习轻身法诀时,也从高空中看过一些门派景色的,但是却远远没有此时的震撼。那些云彩从脚边慢慢飘过,这就是传说中的御剑飞行,腾云驾雾啊!姬晓尧两弯黛眉都带着喜色,剪水双瞳更是顾盼生辉,撩人心怀。

她慢慢地把目光移了回来,看着前面的飘逸出尘的背影,她眨了眨眼睛,心里突然有点不是滋味。她咬了咬樱唇,这么清俊谪仙的师叔,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个塌鼻子老鼠眼的女修呢。

她想了想,该不会是欧阳师叔终于觉得她是个大麻烦,所以才借机想把她给丢弃吧。她一下子就沮丧了,她想了想,还是问问吧!

她轻轻地拽了一下欧阳师叔的衣角,嗫嚅地开口:“师叔,等你结丹后,弟子还回去服侍你,可以吗?”

“恩!不许给夏师叔惹麻烦,知道吗?”欧阳玉泽淡淡地回道。他剑眉轻拧,她还想不回来了,就她惹事的本事,还是乖乖待在星辰谷吧!

“恩,知道了!”姬晓尧努了努嘴,不情不愿地回了句话。她一直都很乖的,好不好!欧阳师叔为什么要把她派出去,难道是因为夏师叔?果然,他们之间是有不可以言说的秘密!不知道为何,姬晓尧觉得自己心里酸酸的,不是很爽。

姬晓尧真的很想说,你们一个清俊如谪仙,一个妖媚如妖精,你们真心不相配!

又一想,她算什么,无论是欧阳师叔还是夏师叔都是高高在上的人儿,哪有她胡说八道的资格啊,她是嫌命长么!于是姬晓尧怂了。

看到姬晓尧那耷拉着脑袋,无精打采的样子,欧阳玉泽抿了抿薄唇,她那时看着夏师妹,不是脸颊泛红,眼睛都直了么!她不是很喜欢夏师妹吗?

“弟子真的好舍不得师叔和小白!师叔,弟子真的不能就呆在星辰谷里等你结丹吗?”姬晓尧又轻轻地拽了拽衣角。听旁人说,修士结丹通常都需要一年半载那么长的时间,要她那么久不见到师叔,真的有点不习惯。要是能呆在星辰谷里,好歹还有小白陪着啊!

“不能!”欧阳玉泽淡淡道。

真是言简意赅,其实,她也知道不可能,她就是想和师叔再说说话而已。

“师叔,到时你可要记得把弟子要回去哦!弟子,很乖很能干的!脑瓜子聪明不说,而且还很会逗人开心!到时,弟子给师叔讲冷笑话吧!”姬晓尧为了避免到时欧阳师叔把她忘记,觉得她还是应该强调一下她的能干的。

“什么是冷笑话?”欧阳玉泽轻轻的挑了挑剑眉,她很乖很能干还很聪明?他深的眸子闪过一抹笑意,她的聪明恐怕都用在吃的方面了吧!

姬晓尧精神顿时来了,冷笑话都不知道么,欧阳师叔你的世界真是无聊啊!

“师叔,我给你讲一个,你就知道什么是冷笑话的了。话说,从前有一个包子,他走着走饿了,就把自己吃了。呵呵,是不是很好笑啊!”姬晓尧每次想起这个冷笑话都会把自己乐着的。

她笑了一会,发现欧阳师叔没有回应,她尴尬地笑了笑:“这就是冷笑话了!”

欧阳玉泽皱了皱眉头,冷声道:“包子,能走路吗?会饿吗?还把自己吃掉了,你确定那不是妖兽,或者妖精!”

姬晓尧嘴角抽了抽,哀怨地望着他的背影:“师叔,冷笑话是不能较真的!”

她没有发现,前方的欧阳玉泽轻轻地扯了扯嘴角,那深的黑眸轻轻地掠过一抹淡淡的笑意,如皑皑雪山上绽放的雪莲,风华绝代。

青海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
贵阳癫痫主治医院
淄博市职业病防治院
淮南市马山传染病医院预约挂号
合肥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

相关推荐